24小时88必发娱乐城热线:0757-83808380

007真人007真人

登高怀远祈福至 梁园揽胜共清晖

今日是寒露,露寒而凝,晚秋已来。

鸿雁来宾,菊有黄华。也称九月节的寒露与重阳节相伴相依,今年更是前后紧连。登高赏菊、怀远幽思、孝悌慈爱,秋之寒露,又多了一重属于自己的独特气质。

“一年最好,偏是重阳。”翠微高处,我们常会追古溯源、景仰先贤,感知人生的厚度;也会如同大雁南飞,极力找寻适合自己的下一站。

露寒而凝 鸿雁南迁

“九月寒露白,六关秋草黄。”寒露在每年10月8日前后,农历九月左右。《月令七十二候集解》说:“九月节,露气寒冷,将凝结也。”

“袅袅凉风动,凄凄寒露零。”古代把“露”作为天气转凉变冷的表征,与白露相比,寒露时气温更低,地面的露水更冷,快要凝结成霜了。

寒露是气候从凉爽到寒冷的过渡。此时节,西风飒飒,落英满地,鸿雁南迁。我国北方已呈深秋景象,偶见早霜;南方也是秋蝉噤声,荷残叶枯,秋意渐浓。伴随寒露而至的秋意,让这成熟丰美的秋天,显得秋色斑斓,秋韵阑珊。

古时有“春生夏长,秋收冬藏”之说,每当深秋时节,秋收的忙碌基本告一段落,人们开始为冬藏做准备了。

寒露催红了枫叶,催黄了菊花。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。这时节,人们有吃花糕、观红叶、品蟹赏菊和登高的习俗。

进入寒露后,应根据天气及时添衣御寒。此时秋燥也重,要多喝水,尤其是蜂蜜水,可起到润肺、养肺的作用。多吃些润肺润燥的新鲜果蔬,如梨、柿、柑橘、香蕉等,可生津止渴、润肺清心。当然也要保证睡眠充足,注意劳逸结合,保持精力充沛。

筑园奉母 报以清晖

寒露,秋风紧,黄叶飘零,满目萧瑟常给人以淡淡愁绪,尤其是遇到离情别绪。

“别路云初起,离亭叶正稀。所嗟人异雁,不作一行飞。”传说唐代南海七岁女孩的这首《送兄》诗,是应武则天之命而作,“愁云初起的深秋”反衬出兄妹情深、依依不舍,小女孩的聪颖令武则天大为赞赏。这是现存最早的一首广东妇女诗作。

“阳九秋光到眼前,惊沙刮面倍潸然。”悲秋,往往使人的情绪低落,人们在这个季节愈发喜欢往高处走,登高怀远,感知天地广阔,方能更好地消解心中愁闷。

重阳登高,自古以来之习俗。“遥知兄弟登高处,遍插茱萸少一人。”王维的佳节思亲传诵大江南北,乡愁催人泪目。

在佛山,每到重阳佳节,人们浩浩荡荡登上西樵山,祈求家人幸福,祝愿长者安康。在事业单位工作的莫小姐也不免俗,重阳节值完晚班已到凌晨2时,几个小伙伴一呼即应,登高西樵山。此时山路人已星零,他们开车蜿蜒而上,用心祈福。眺望山下,灯火依然璀璨。登高方识远,天地纳于心,让人所有的疲惫一扫而光,情不自禁与山大声互唤,悠远的长音在山谷回响。

孝悌敬老,是寒露节气的一大主题,也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。

顺德清晖园,人们热衷在此游玩,不仅是因为它集江南园林风格、岭南景物和水乡特色于一体,也因为它的筑园奉母的孝悌故事、它的深厚文化底蕴。

清朝乾隆年间出生于顺德大良的龙廷槐,高中进士后历任翰林院编修、监察御史、入值上书房等。在皇宫里,他看透了和坤等奸臣恃宠弄权,难以施展。嘉庆五年(1800年),龙廷槐父亲龙应时病逝,他回乡守孝决意不再复出,一心侍奉母亲。

龙廷槐将父亲生前买下、已荒废的园林(明代状元黄士俊的“天章阁”“阿灵之阁”旧址)进行改造,在园南筑“碧溪草堂”侍奉母亲,堂门左右刻有百寿图,堂前一方莲塘,春垂碧柳夏飘荷香,并按母亲的喜好,全园多种具有象征意义的龙眼树,遍植素馨、玉堂春、银杏、白木棉和白茶花等素色花木,象征清白、高洁。

园子筑好后,他请同榜进士、大书法家李兆洛题写“清晖”二字,意取“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”,以表报答父母养育之恩。

龙廷槐旦夕读书、陪奉母亲之余,广邀文人雅士,把盏流觞,诗酒唱和,吟咏流连,留下许多诗联。据说乾隆的儿子、书法家成亲王非常喜欢清晖园景致,特为小姐楼题匾“绿云深处”。时称岭南四大诗家之一的黎简也常来园中小酌,见荷池莲花吐艳,亭阁玲珑剔透,立即挥毫泼墨:“白菡萏开含露重,红蜻蜓去带香飞。”

曲水流觞 教子有方

龙廷槐对长辈孝敬有加,对子女也是满腔慈爱。

清晖园有一座特色建筑——船厅,又称小姐楼。龙廷槐专门请来江南能工巧匠,融合江南园林中的旱船“不系舟”景致和珠江河上紫洞艇造型建造,并特意在“船头”右边栽一株沙柳,柳旁植一棵紫藤。沙柳像是稳住船头的竹竿,紫藤似是缚在竹竿上的缆绳,龙廷槐要把女儿的青春韶华永远留住。

龙廷槐疼爱孩儿,对他们更是教育有方,一门祖孙三进士的传奇至今为人传颂。他们的著述颇丰,如《天章阁诗抄》《敬学轩文集》《春华斋诗草》等,为佛山留下珍贵的地方文献。

清晖园后经龙廷槐子孙精心经营,逐渐形成了格局完整的岭南园林,成为与佛山梁园、东莞可园、番禺余荫山房齐名的岭南四大名园之一。

佛山梁园是清代梁氏家族私家园林建筑的总称。清代名士、佛山人梁九图博学多才,做过刑部司狱(主事),但他生性淡泊,宁做雅士,不喜做官。一次,他游览衡山路过清远,发现12块色泽纯黄的腊石,形状峰峦叠嶂,于是他买下这些石头并运回佛山,布置在园林中的书房前,将书斋命名为“十二石斋”,自诩为“十二石山人”。

“淡竹浇花兴课儿,幽楼偏有外人知。叩门过访多生客,除却求书便寄诗。”梁九图用诗描绘出当时的雅聚盛景。后来他又开辟了“汾江草庐”,草庐内,小桥流水、凉亭楼榭,名人雅士常来此吟诗作画,故人们又称他为“汾江先生”。

与龙廷槐一样,梁九图在孝亲敬长的同时,注重培育后辈,从小培养孩子们勤学苦钻、动静有序的良好习惯。长子僧宝是同治、光绪年间名臣; 次子禹甸是水师勇将,被兵部尚书彭玉麟嘉许为“南海长城”;孙子尔煦鼎力支持戊戌变法,奉命行刺慈禧太后因事泄被捕牺牲,被称为“近世烈侠”。他还将贫困少年李文田接到家中,同儿子僧宝一起读书,李文田后来成为己未(1859)科探花,授礼部、工部右侍郎。

李文田与龙廷槐家族也交往密切,他还把掌上明珠许配给龙廷槐曾孙龙渚惠,清晖园俨然成了李文田另一个归宿。花前柳下、幽径回廊,留下他许多诗情笔趣,今日所见的“归寄庐”匾额,就是李文田的手迹。

清晖园、梁园,一步一景的精心布置,直到成为岭南名园,正是龙氏、梁氏家族孝悌慈爱、血浓于水的亲情体现,也是流淌在中国人血脉里的家国情怀。

上世纪八九十代,政府先后各两度对清晖园、梁园进行修复。而现在正在开展的梁园二期全面修复工程,面积将扩大到3.5万平方米,新增七个大型园林景区,同时开发适安里、培德里,将形成集古园林、古文化、古街道、古宅第、古民居为一体的梁园文化历史街区。

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

唐/王维

独在异乡为异客,每逢佳节倍思亲。

遥知兄弟登高处,遍插茱萸少一人。

暮江吟

唐/白居易

一道残阳铺水中,半江瑟瑟半江红。

可怜九月初三夜,露似真珠月似弓。

原标题:登高怀远祈福至 梁园揽胜共清晖

来源|佛山日报

策划|记者范银燕

采写|记者周勤辉

绘图|民仔

编辑|何欣鸿